还记得通往童年的路吗?跟随殷健灵探访26个横跨百年的童年故事
2018-12-05 浏览量:

郑报融媒·郑州晚报记者 苏瑜


随着心理学的普及和生活化,“原生家庭”的概念和重要性已经越来越被公众认知。当“原生家庭”和“文学”相遇,会结出怎样丰饶的果实?近日,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在深入调研、大量采访的基础上全新创作的《访问童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童年01.jpg

作者通过再现26个受访者对童年重要事件的回忆,阐释出童年的经历对一个人一生的深刻而久远的影响。记者在日前举办的《访问童年》线上发布会上对其进行了采访。

2016年接近年底的时候,殷健灵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了一封“重返童年”邀请书,邀请书这样写道:“无论你处在生命中的哪个阶段,都可以接受我的邀请——与我一起重返童年。人的一生最无法摆脱的是童年的原初记忆,你出身的家庭,成长中最刻骨铭心的印记,无法原谅的人和事,未被满足耿耿于怀的愿望,无法弥补的遗憾,困厄时遇到的帮助,你摆脱困境的温暖,烛照过你成长的微光,倘若重新来过你最希望改变的事……假如你信任我,请你联系我,在之后几年,我会耐心地等待你,面对面地倾听你。

这封邀请书拉开了作家“访问童年”的序幕,此后一年中,《访问童年》系列陆续在《上海文学》杂志刊出,受访者从1922年的老人,到2005年的孩童,年龄跨度将近一个世纪。如今,跨世纪的“童年小史”结集出版。

童年02.jpg

殷健灵说,这些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近一百年的时代变迁,然而更让她感兴趣的,不是宏观的时代命运,而是不同时代和地域里孩子的心灵和感情。

殷健灵说,“访问童年”其实是访问一个人的精神故乡。这不仅是因为童年决定一生,更因为,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人的一生看似是走向遥远的终点,本质上却是迈向生命的原点。对这本书中的受访者来说,某种意义上来说,接受访问是痛苦的,也是勇敢的。因为他们需要具备足够赤诚地面对自己、同时也面对他人的勇气。

对于每个受访者,殷健灵都会问三个问题——首先,如果有人现在邀请你重返童年,你会闪现怎样的念头?其次,永不回返的童年对于今天的你,意味着什么?最后,如果此时的你,与童年的你相遇,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对于每位受访者,她力图做到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和语言:每个人说话的语言、独白的语言、回忆往事唏嘘不已时的语言,语言中包含的各自的表情和温度。“尽量保持26个故事的原生态,没有掺入想象和创造,我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整理者和提炼者。”

《访问童年》中呈现的童年,千差万别,却异曲同工;它们幽微渺小,却丰富而广袤。在殷健灵看来,这些童年故事会颠覆人们的一个基本认知,童年不仅纯真无瑕,混沌无知,童年同样敏感脆弱、复杂多变、危机四伏。

童年独立生长,可终究敌不过时代洪流、社会文化、家庭环境的裹挟和影响。倘若人生犹如危崖上的一棵树,童年便是根,在夹缝中求生存,靠着露水、阳光以及自身的力量长成枝繁叶茂。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评价,这是一组专业且充满人性的采访,与陌生的当事人面对面,直叩心扉,听对方的倾诉或叙述,然后一举成文,这是另一种写作路数—— 一种很少有人选择,即使选择也一定步履维艰的路数。“这本书超出了我的预想:它竟如此宽阔饱满,它不是透明的不是纯粹的,它不是童话和神话,而是百感交集的漫长旅途。”

殷健灵,儿童文学作家,1989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纸人》《野芒坡》《千万个明天》《月亮茶馆里的童年》《轮子上的麦小麦》《1937·少年夏之秋》《天上的船》和《甜心小米》系列,以及散文《爱——外婆和我》《致未来的你——给女孩的十五封信》《致成长中的你——十五封青春书简》等。 

殷健灵的所有作品中都隐藏着一个内核:成长中的心灵。她擅长以精微之笔探悉儿童与少年隐秘曲折的心理世界,揭示独到的人生发现,被媒体誉为孩子和家长共同的“心灵知己”和“成长摆渡人”。


编辑:梁冰

统筹:杨观军

已收到0次点赞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