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还是胡闹?“盲书”教授张强:不会因为网上质疑影响创作
2019-01-11 浏览量:

此前一段时间,四川美术学院一位教授“盲书”的消息引发了网络热议。就在近日,“盲书”当事人张强回应称,网友质疑是因为不了解,还说他近期还在创作盲写陶瓷,张强的回应也再次在网上热传。

1月10日,记者联系到张强,他回应网上的争议时称,“盲书”其实是放弃眼睛的控制,而实际书写的仍然是具体的汉字,只不过是移动会带来破碎的变化。张强还表示,质疑不会影响他继续创作,他的书写来源于自身对艺术史的理解和经验的积累。

据四川美术学院网站介绍,张强毕业于山东泰山学院,曾任山东艺术学院教授,首届硕士生导师,四川美院美术学系系主任,重庆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当代视觉艺术中心主任。现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学与水墨高等研究中心主任,英国温切斯特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但和这些看起来很严肃的头衔比起来,张强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在网上走红。热传的视频中,他盘腿坐着,脸看向左下方地面,右手握着毛笔在纸上挥舞。但和常见的书法写作不同,张强在书写时,旁边却有另外一个人不断向前拽着纸张,而张强却既没有看着纸笔书写,只是在纸上“胡乱挥舞”,呈现出来一副看不出任何汉字的作品。张强的这种写作方式,也被很多人称作是“盲写书法”,很多人质疑这是在“胡闹”。

与此同时,另一段“射墨书法”也在网上走红。视频中,邵岩手拿注射器,他在白纸前走动的同时,用手中的注射器向纸上喷墨,写成一副“作品”。也正因为这样的形式太出人意料,张强和邵岩还被成为书法界的“哼哈二将”,有关两人的作品是否能称为书法,以及是否只是炒作的争议引发了广泛讨论。

1月10日,记者联系到了张强,他称尝试这样创新性的书写已经有近20年的时间,在圈子内已经并不稀奇,只是因为大众对艺术史的不了解导致产生了一些质疑。张强还表示,他和邵岩也是朋友,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艺术方案。

“盲书是放弃眼睛的控制”

记者:你怎么理解“盲书”?

张强:“盲书”实际上是网络的一个自然命名,对我来讲其实是一种放弃眼睛的控制,把权力交出去,合作者也不能控制。如果书画有人的意志,那是古典艺术的范畴,我这个是走出了古典的系统。我以前也在石膏的几何体上做过一些,放到世界不同的地区拍摄,所以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尝试这样的书写?

张强:其实我从90年开始做这样的作品,我在1996年在北京办过一个展览,那时候在专业圈子里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在圈子内不觉得奇怪。

记者:在最开始创作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引起质疑?

张强:只要看下当代艺术史,就会觉得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接受,那我就在想艺术难道只是实验室的东西吗。其实通过和大众进行互动,让大众在质疑中不断追寻知识的进步,就可以慢慢的成长,现在这样的形式也已经变成一种社会书写了。

记者:网上的视频中你还在陶瓷上“盲书”,为何还要在陶瓷上写?

张强:陶瓷是个器物,也面临装饰性的问题,我的这样的方式打破了装饰的生硬,颠覆了控制性的东西,打破了程式,从装饰的困境中走出来,这样更加有趣了。

有学生看到视频后会来提问交流

记者:你在网上有回应说,“盲书”其实也是在写汉字?

张强:对,我写的是有具体的内容,是具体的汉字,和传统的书法的章法是一样的,只是移动会带来变化,纸张一移动就会使汉字破碎,就像地震一样。

记者:书写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

张强:具体的内容是随机的句子,比如“今天天气不错”,“景德镇万里无云”等等。

记者:你平时上课会讲授什么样的课程?

张强:我的主要职务是艺术史史论教授,主要讲世界文化的研究。我自己其实有一系列的研究,大家现在看到的可能是碎片的东西,但其实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系统,公众看到的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实验,我希望有新的人会追寻这个概念,串联起这个系统的知识。

记者:你的学生看到视频之后会和你交流吗?

张强:学生会觉得很好奇,在课堂上也会问,我就会把这个背景讲一下,大家都理解了。美术学院的学生都有这个经验,所以比较好理解。比如达达主义代表人杜尚画的小便池,公众可能只看到表面,如果有哲学的思想,就能看到背后巨大的革命意义。艺术史的知识应该是每个人共通的东西,比如去西方美术馆参观,可能就去卢浮宫看下几幅作品,但不会去蓬皮杜艺术中心,但其实很多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知识已经成为共通的知识,人类文明是建立在共通知识的基础上的。

并非炒作 创作是神来之笔

记者:除了“盲书”之外,还有哪些其他创新性的尝试呢?

张强:2009年和另一个艺术家合作了一种书法,是两个人同时在对着书写,写的时候还会互相博弈,像下棋一样。每个人在两面,面对面书写,写的内容是一种抽象的草书的线条,如果对方出现字形我会破坏他,变成一种线条的变化。那如果从生活的角度看,这可能也是瞎胡闹。

记者:你怎么看网上的质疑?

张强:艺术本身就是没用的东西,通过无用的行为体现一种思想。中国古代的画家最想得到的就是神来之笔,就是不能控制出现的偶然。所以写的时候不能控制,每一笔就是神来之笔。如果没有知识背景的话,就是觉得笑话,要是知道知识背景的话,就会知道这个不是偶然的。

记者:有人质疑,你只是在表演一种行为艺术?

张强:这不限于行为艺术的范畴,我们的书法参加过水墨展、雕塑艺术展,也参加过行为艺术节,真正有独立思想的作品会超越很多界限,用行为艺术来界定太狭隘了。

记者:还有人质疑是炒作?网上的质疑对你有什么影响?

张强:我不需要炒作,如果说炒作,那看西方的艺术史都是炒作出来的,人类的文明怎么可能建立在虚构之上,肯定有严密的逻辑和经验的递进起来的。有一句话叫,“少见所以多怪”,我的作品在世界顶级美术馆都有展览,胡闹是不能进去的。所以公众的言论不会影响到我专业的、理性的创作。我是在自己本身的研究上,怎么可能因为几声喧哗停下我前进的脚步。

来源:北青报

编辑:胡成玉

统筹:黄修成

已收到0次点赞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