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专访:哪怕付出再大代价,我也不能畏惧退缩
2019-11-07 浏览量:

郑州+

↑点击观看视频↑

11月6日8时左右,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屯门遭到一名暴徒持刀袭击,被刺中左胸口后送医接受治疗,目前暂无生命危险。暴徒被当场制服并拘捕。

何君尧随后向媒体和公众表示,他依然会无畏无惧,号召更多的香港市民反对暴力,尽快止暴制乱。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何君尧遇刺事件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此次袭击行为,政府绝对不容忍任何暴力行为,警方会继续严正执法,保障香港的社会安宁。

在何君尧被刺前两天,他在屯门的办事处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寻求正义不是口头上说说就可以的,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哪怕付出再大代价,他也不能畏惧和退缩。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在何君尧的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幅油画,那是香港的一位画家对今年6月30日发起的“撑警行动”的写实画作。画面中万人空巷,五星红旗和紫荆区旗在人群中飘扬,铜锣湾景色尽收画中,充满美感。何君尧说,这会是时代的一个记忆。

对面的墙上,挂着支持他的爱国爱港人士送来的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不畏暴恐吓仗义直言说,民族之脊梁国士之无双”。

57岁的何君尧在屯门良田村出生长大,曾担任香港律师会会长。被刺前一晚,接近凌晨时他还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讲述自己对时局的看法;被刺之时,他正在“街站”。

“争取每分每秒”是何君尧的工作常态,他坦言“累”,但“睡醒了就要继续战斗”。作为一个区议员,必须要有“诚意”,要看自己有无诚心诚意为所在的社区服务,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他把“议员”看成一种使命。除了在立法会的工作,他时常在网上开直播,与网民对话;每两周要出一期刊物,告诉居民自己在立法会议员、区议员等职务中的工作进度;他会走进社区,解释政策、宣传基本法,还会开法律讲座,增进居民对法律的认知……

虽然受伤但无畏无惧

自2011年当选乡事委员会主席、2016年当选立法会议员以来,由于其性格鲜明,对港独绝不容忍的态度,何君尧被不少港独分子视为必须打倒的人物。

今年6月以来的修例风波中,何君尧多次谴责、批判黑衣暴徒恶行,与港独分子多次斗智斗勇,进行言辞激烈的对话。为此,他遭到了暴徒和港独分子的疯狂报复,父母祖坟被掘、办事处被打砸、博士学位被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褫夺。

面对打击,何君尧坦言会有“震撼”,但震撼过去就要“站直”。每一次被打击之后,他都会迅速出现在公众面前,谴责港独和街头施暴者,支持警察执法,继续呼吁尽早止暴制乱。

很多人甚至评价,他就像是一个冲锋在前的“斗士”。被刺之前几天,何君尧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尽管一再遭到打击报复,但也让他更加明白了,寻求正义不是口头上说说就可以的,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哪怕付出再大代价,他也不能畏惧和退缩。

在被刺之后,何君尧在医院发声说,他虽然受伤了,但依然会无畏无惧。“香港已经乱够了,我们要尽快止暴制乱,让香港恢复安宁”。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作为这个时局中的香港人,必须要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要在大的时局中寻找自己的定位。“任何事发生都有一定的原因,但是我们看待它必须要宏观,也要微观,还要有历史观,更要乐观”。

他想告诉许多在修例风波中的年轻人和学生,人无论何时都是可以回头的,至少大部分人是可以回头的。而香港经历了这样的风波,只会变得更加坚强,“你不病过又怎么知道健康的珍贵呢? ”

何君尧

对话何君尧:

A:“暴徒寄望于用暴力挟持香港”

羊城晚报:修例风波已经持续了近五个月,您怎么看待不断发生的街头暴力以及利用暴力破坏香港的非法示威者?

何君尧:坦诚地说,完全没有想到这次风波会持续这么久,对香港的影响会这么深刻。我想,亦没有人想到,香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集体的理智、智慧,原有的包容与尊重,这些价值观哪里去了?值得我们深思。

对许多走上街头的年轻人,我此刻很想问他们:你们真的捱过苦吗?你们的思考真的足够深入吗?你们自己对历史的看法真的正确吗?对香港局势的看法正确吗,还是只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

我承认,香港的居住条件和环境确实受到一定的地域限制。但我们要看看以前——每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以前生活的艰辛。

他们是很懂得感恩的,知道自己的上一辈,无论是本土的还是万水千山来到香港的,都曾经历过朝不保夕的时候。他们努力打拼,为的就是在香港安身立命,无论自己有多苦,只希望把自己的子女培养成人才。

有一部分大学生认为我们没有同理心,不知道他们的压抑,不知道他们面临的激烈竞争、对未来的迷茫。他们没有拼劲、闯劲,不敢面对竞争,却寄望于通过暴力威逼、挟持整个香港,这是不可能得逞的。实际上,是香港给了他们优越的教育和条件,而他们却觉得社会对不起他们。

B:“震撼完要重新站直”

羊城晚报:您对于自己遭受的种种打击报复,又是怎么看待的?褫夺学位、打砸办事处,甚至是父母的祖坟被掘等等,都没有让您动摇或者恐惧吗?

何君尧:我对一些人在修例风波中的表现是非常失望的,他们有很多失去理智的表现。而对我来说,这几个月来,我在不断学习、不断调整。我遭受的打击越多,就越会去深入思考、解读香港的局势。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有启发性的学习和教育过程。

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更加深刻地明白了“为了正义”不是口头上说说就可以的,是要付出代价的,是会受到打击、打压的。瞬间的震撼当然会有,但是震撼完就要重新“站直”。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会有瞬间的意识模糊。但是一天半天或者更长一点时间过后,就必须要重新企返直(站直)。

每个人都有软弱的一面,尤其是当父母的坟被掘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能发泄情绪“捶地长哭”,这对事情没有帮助。我必须要冷静地去思考,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他们就是想你屈服。

我一直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这种态势和环境中,我应该更加坚持信念,不能恐惧,也不能畏缩。

何君尧

C:“要加强基本法的普法”

羊城晚报:修例风波持续这么长时间,香港政府一直坚持将止暴制乱作为香港重新出发的第一大前提。从作为议员和法律专家的角度,您认为香港未来应该如何回到发展轨道上?

何君尧:我认为,应该要依法治港。这是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基本法必须要提升到一定的高度,包括香港的法官、政府官员,都要重新学习基本法。香港回归22年了,司法系统也必须真正回归,如果司法不能很好地贯彻基本法,就会影响香港的长治久安。

其次,香港的各界也必须深入普及基本法。我认为,基本法有两个精神,一是要体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香港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必须要体现这样的主权统一,这是基本原则;二是要香港必须要保持稳定、繁荣。

有人要搞“港独”,已经冲击了基本法的基本原则,也冲击了香港的稳定繁荣,过去五个月的风波已经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对于破坏法治的这些人,要依法处理。


文、图、视频/羊城晚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来源:羊城派

编辑:朱琳

统筹:杨观军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